Economic Confidence Model-经济信心模型

ECM-Wave-2011-2020

 

每个人都承认商业周期的存在,但是他们仍然拒绝接受其可以被定义和被准确预测的事实。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未来就像时间一样无形,没有形状,没有定义,没有物质,然而政客们要求为他们投票,而他们将会让未来为你的意愿而改变。尽管如此,他们辩称:未来不可预测,因为我们不知道未来的限制或者范围。未来是非常不确定的,然而他们拉选票的时候却不这样认为。

 

Fortuna-2

然而事实是,我们不知道何时会失去对未来时间的把握,也许是在几千年后或者明天。罗马女神福尔图娜被描绘成一手抱着一个聚宝盆一手掌船舵,在她高兴的时候随时可以改变未来。只有过去和现在是有形的,是可以被测量,研究和记录的,任何哲学范畴的内容都可以被忽略掉。然而过去和现在仍然是可以确定的,它们是时间中可触的部分,是唯一幸存的证据(时间因素的存在)。

 

 

Burns Arthur

 

然而,美联储的两位前主席亚瑟伯恩斯和保罗沃克尔都承认,商业击败了一切(试图操纵社会)。保罗沃克尔甚至称其为商业周期的重新发现。所谓整个政府可以操纵经济的理论被证明是严重的错误。

有史以来,人们追求一直对方法有着不懈的探索,去追求可以被未来所占有的秘密。人类对于未来的追求不仅仅局限于世界遥远的角落,而宇宙范围内也同样。

Delphi-5

在远古时代,人们竭尽智慧和体力,从希腊世界最偏远的地方去特尔斐的一个高耸的山顶聆听圣母玛利亚(耶稣之母)的教诲。在特尔斐向神请教的传统持续了一个世纪。特尔斐神谕甚至是罗马教皇几百年后也一直追随的寻找未来答案的方式。

在每一个社会里,人们都会追寻那些被未来关进金色笼子的各种虚幻的秘密。人们不仅仅寻找神谕,同时也在找可以预言未来的人,女预言家,占卜者,先知者,神秘主义者以及一些著名的骗子,甚至听从塔罗牌的解释,他们杀死动物挖出内脏,观察猫头鹰的飞行轨迹,或者根据夜空中彗星坠落的方向等等。对未来的神秘感让人类灵魂进入超自然的状态。

从客观的角度来看,人类偶然的奇妙发现意味着已经取得了一些成就。占星术已经将人类和性格分为12个星座。但经过仔细推断就能证实,尽管星座学说远远不够精确,但人们会发现这具有惊人的现实意义。这里其中一部分特征非常准确,甚至可以根据个人情感预测未来。

我们总是嘲笑或者回避新的概念。许多人完全相信神秘的东西,并且想证明塔罗牌和星象图的准确性。据说拿破仑和希特勒的很多战争是根据星象的阅读与预测。这种方法显然无法准确预测今天我们是否会被阿道夫希特勒或拿破仑统治。

但是尽管如此,有些真相确实隐藏在星象中。有没有可能是人们由于某种神秘的力量而产生轻微的差别?毕竟宇宙本身是有着周期的,如果没有这种循环模式,我们将无法预测例如春夏秋冬这样简单的事情。甚至像每天在电视上看到的天气预报也都是依据对过去或周期活动的研究成果。通过对过去的研究,人们获得了一些对于未来的成功预测。

理解全球经济的关键在于我们并不孤单。一切事物都互相连接于复杂的动态非线性网络中,一个地区极其微小的改变可以掀动全世界戏剧性的相应连锁反应。理解这种动态的非线性的全球网络是政府转型的第一步,同时也是我们管理政治-社会-经济的管理理念的第一步。

许多用经济信心模型(ECM)犯的主要错误是:对于股票市场,黄金,或者其他市场,是假设它是完美的模型。它是全球性的模型,并不局限于任何单一市场。它只追踪国际资本流动的现象。在公共和私人的投资趋势之间存在往返的流动。例如在1929年出现的波浪高峰是私有的,当时人们对私有领域充满信心。当危机来临,我们的政府将创造更加保守的波-也就是公共投资,这时债券将比股票更有保障。

 

“公共”波浪的高峰发生在1981年3月份的利率高峰期间。投资者信心转向私营部门,道琼斯指数最终突破了1000点大关。根据一本著作的描述,在股市不被重视时市场开始反弹并在1977年触底。市场反弹是因为大家认识到可以买股票,出售对方资产并以此赚钱。股票被严重低估。

资本集中到一个区域,然后流入单一的市场。每个区域都有一个周期,从市场热点中的房地产,债券,股票,大宗商品之后又回到房地产。泡沫的形成是由于资产过度的集中。然而每一个市场有自己的周期,当这个周期与ECM相衔接的时候,就会形成较大的繁荣或萧条。黄金有8年的周期,而建筑业有64年的周期。其高峰出现在1980年之后有19年的下降,直到1998年的模型转型。由于黄金周期性的被用作货币使用,在金本位下,通货膨胀意味着黄金下跌,然而在自由的市场情况恰恰相反。因此,当64年的模型显示1998年达到理想的高峰,表示的是一个拐点而不是特别的高点或者低点。黄金当时的低价,在64年后相对于政府来说变得很高。

了解ECM的重点是全球资产汇集。因此,1929年资本集中于美国,由于资金正确地逃离欧洲,如此以来1931年产生大量违约国债。这使得美元达到历史新高,混乱的政客们由于资本逃离开始采取各种保护主义。如今资本正逃离欧洲,因为担心再一次违约。

正确使用ECM是为了了解它并非建立在单一市场基础上,而且我们不应该去将其强行应用到其它单一市场。关键是看与ECM相衔接的单一市场,那才是大量资本最终的流向。

这就是为什么1929年和1989年经济泡沫分别在美国和日本达到顶峰。这就是全球资产流动。每一个市场有自己独立而单一的周期。当单一市场和ECM相衔接的时候会有巨大变化。

2007.15是个精确到天的房地产指数峰值转折点,这是一个真正的拐点。报界称之为阿姆斯特朗的复仇。但是这仅仅是一些功能,资金在单一的地区汇聚到单一的领域。正是由于资本的集中使得市场爆发。

8.6年的频率本质上是不规则的,也许它只对不同的日期才有效,而不是我们在ECM上显示的某个正式日期。这就是这样一个频率,和一切是相关联的但是本质上是不同的。正确使用此模型能决定资本流动的转变,以及经济中(全球市场)繁荣萧条周期的收益。这绝对不是对任何市场的通用模型。农产品周期持续时间相对短而不稳定,因为它们同样和天气相关。金融中的市场(股票和债券)往往会比大宗商品周期更长,周期最长的是房地产。

这个周期早已存在,甚至相对于古代数据也一样,所以绝对不能单独应用于单一的市场,也不能被假定为对于单一市场的完美模型。每个市场有自己的周期。这些我们已经在预测矩阵中有所展示,这些预测矩阵不基于ECM。单个的市场周期和ECM相关联,由此我们发现下一步资本将会流向何处。

我们无法在单一的市场中将其应用,除非该市场和EMC相关联。正如你可以看到,和ECM相关联的所有事物都是由于资产集中。这是我们生活的内在经济结构。

如果您想要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络我们clientservices@armstrongeconomics.com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